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008.luojianhua的博客

QQ:372681831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生命, 人世银河星云中的一粒微尘, 每一粒微尘都有自己的能量, 无数的微尘汇集成网络一片光明. 我下过乡打过工, 后进入金融部门至今, 托共产党的福!工作三十多年后内退, 没有了工作的劳累压力! 逃离了烦器的功名利欲纷争. 今天面对网络的空间, 人类有了更广泛的天地, 将接受你 .他的邀请! 去叩开那些紧闭的大门 访问我们所有芳邻.

网易考拉推荐

黑龙江兰西粮库欠贷1.7亿 集资款疑被主任卷走  

2011-06-07 22:17:52|  分类: 社会之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——

兰西粮库出事了。

  这个消息在黑龙江省兰西县被传得沸沸扬扬,人尽皆知。

  “粮库欠农业发展银行(下简称农发行)1.7亿贷款还不上,就从粮库职工手里集资,结果钱集上来,贷款也没还,粮库主任拿着钱跑了,我们的钱还能要回来吗?”兰西某粮库职工张彦良最近都在为这个问题而烦恼。

  兰西县是黑龙江省绥化市下辖县,地处呼兰河之西,故称兰西,是黑龙江产粮大县,玉米主产区,也是国家级贫困县。兰西县共有14个粮库,现在出事的有9个,其中两个粮库主任被警方抓获,两人外逃,已经被警方网上通缉。

  案发后,兰西县粮食局局长刘岩辞职,县农发行行长尚小明被免职。

  集资还贷“空欢喜”

  三年前,兰西县多数粮库就开始集资,普通职工5万,中层干部10万,班子成员30万,二分利息,最高达到四分利,以10万元二分利息计算,一年净得利息两万,非常诱人。

  “不只粮库职工集资,县里很多有钱人也托关系找熟人,主动把钱送来,有的一个人就入了上百万,还有人在多家粮库入了股。”张彦良称,要是没有关系,你还入不了呢。

  据调查,兰西县大多数粮库都处于亏损状态,近几年一直没有收粮,而是靠农发行的贷款大搞基建工程,再从职工手里集资还贷,如此恶性循环。

  “最开始的时候,粮库不说是集资,说是入股,不入股就不让干了。” 张彦良说,前几年集资都能按时拿到分红,入的钱越多,分的越多,人们尝到了甜头。所以2010年粮库再集资的时候,没人想到这次会出事。

  兰西县粮食局新任局长徐波涛告诉《小康》记者,兰西县粮食系统原有职工3000人左右,2005年转制的时候,多数人都买断了工龄,目前在职职工不过200人。

  当年买断后,因为原来的职工熟悉业务,粮库经营需要人,粮库就把他们又返聘回来。徐波涛说,这些人现在不是粮库正式职工,具体有多少人交了集资款,总共涉及到多少资金还不清楚,还有很多外单位的人也参与了,集资款有没有被外逃的主任卷走,现在也不好说。

  “另外,这件事的性质还没有定性,是集资,还是入股分红,或者哪些是集资,哪些是入股,我们粮食局不能来定性。”徐波涛表示,要等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结案后才能知道具体情况。

  但对张彥良们来说,等待结果的时间相当难熬。“这一出事,别说利息了,能拿回本金就不错了,要是定性为非法融资,那就完了,钱就拿不回来了。”他说,这些普通职工,集资的钱都是借来了,有的还是抬钱(东北民间对高利贷的说法)才凑够数的,本想着挣点利息,谁也没想到会出事,这下全傻了。

  粮库主任们已经消失了四个多月了,那些卷入集资风波中的人们都惶惶不安,不知何时才会有结果。

  欠贷上亿的“粮库”

  2008年,兰西县农民曾出现“卖粮难”的现象,其原因在于粮库无款收粮。兰西县团结粮库的党总支书记曹庭芳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“2007年粮库经营亏损,2007年12月14日才还清银行贷款,现在没钱收粮。”

  据曹庭芳当时所言,要收粮,粮库仍需要一亿元左右的贷款。

  在那时候,粮库的经营模式已经变成了“东填西补”,向职工集资还贷款。然后再向银行贷款收粮,卖完粮再还贷,给职工分红。然后开始下一轮集资循环。

  团结粮库的做法并非独家秘诀,兰西县其他粮库都在沿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作业。到最后,这种操作模式甚至偏离了最初的轨道,从银行贷来的款并不用于收粮,而集资来的款也不再用于还贷。

  张彦良告诉《小康》记者,此次案发,还不是因为欠贷和集资的问题,而是在兰西县团结粮库的一个建粮仓项目上出事的。2010年,兰西县得到一个国家无偿拨款建粮仓的项目,这个项目最后被放在了团结粮库。

  “团结粮库主任曹庭芳很会整,把上面派来的技术人员打发走了,自己也没建。”审计署派人下来检查这个项目,走到兰西县附近的青冈县时,听说兰西的项目问题很大,就转道来了兰西县。

  到了团结粮库一看,这项目基本没动,钱也不知哪去了,团结粮库主任曹庭芳当时出差不在。审计署人员就找到县里,县领导一听这事这么严重,就下令严查所有粮库,结果一查大吃一惊,全县十几个粮库都是空的,一粒粮都没有。

  “全县粮库从农发行贷款那么多钱,没收粮食,这些钱哪去了?还向职工集资,问题严重了,于是开始抓人。”张彦良说。

  多米诺骨牌只要倒下第一张,就会倒下一大片,击鼓传花总有鼓停的时候。

  但兰西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否认了这种说法。

  他说,审计署确实来兰西县查看过这个建仓项目,大概是2010年9月,项目进展还是正常的。团结粮库建仓项目的钱分三笔,一笔是国家拨款500万元,一笔是省粮食厅建仓办拨款500万元,兰西县配套400万元,共计1400万元。

  “这笔钱不在县里,而是由省粮食厅建仓办管理,根据项目进度一点一点的拨款,不是一下子全拨过来。”这位官员称,这个项目去年只花了100多万,3万米的仓容,刚打了基础,还没建成。

  “这个项目的问题不是很大,出事还是出在农发行身上。”农发行从2010年6月份开始收贷,一直到9月份还不上了,县里很重视,多次开会施压。到了年底的时候,还有很多贷款没收上来。

  “农发行慌了,也怕担责任,就先行一步报了案,称兰西县粮库骗贷。警方立案侦查,这才出事的。”该知情官员说。

  2011年1月8日,兰西县通知粮库主任们到兰西县麻城会馆开会。准时来参会的红卫粮库主任和东方红粮库主任,因为欠贷超过2000万元,当场就被警方扣下。而北安粮库主任狄广州和河口粮库主任杨小晨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,根本就没有来开会,直接就跑了。

  不收粮的“粮库”

  事实上,在兰西县的14个粮库中,只有县粮库和东风粮库还能经营,其他12个粮库早已经名存实亡。

  《小康》记者在兰西县第二粮库看到,粮库大门紧锁,院内空无一人,而第三粮库更加破落,连单位的牌子都没了,大门用铁链缠绕,铁锁已经锈迹斑斑,不知多久没有开启过了。附近的人说,粮库很久不收粮了,现在基本也没什么人,最近一出事,更是看不到什么人。

  粮库不收粮的主要原因都是亏损,没钱收粮。粮库的生存每年靠农发行的贷款,整个兰西县的贷款没还上,农发行也不给再给贷了。

  “这笔贷款不是去年一年欠的,是从2004年开始累积下来的。” 兰西县粮食局局长徐波涛介绍,贷款总共是4亿多,已经还上了一些,还差1.7亿,涉及9个粮库,不欠贷款的只有5个,除了还在经营的县粮库和东风粮库外,还有星火粮库、燎原粮库、太阳升粮库。

  欠贷最多的是北安粮库,欠3476万元,粮库主任狄广州已经外逃,河口粮库欠2117万元,粮库主任杨小晨在逃,已经被拘捕的是东方红粮库主任,欠贷2913万元,红卫粮库主任,欠贷2332万元。

  还有其他五个粮库欠贷数额没有超过2000万元,五位粮库主任因此没有被拘捕,在家中随时等候警方调查。具体数额是:县二粮库欠1342万元,县三粮库欠492万元,团结粮库欠1669万元,长岗粮库欠1000万元,奋斗粮库欠1690万元。

  “年年贷,年年还”的游戏为什么在此刻断裂,1.7亿贷款迟迟还不上,又向职工集了那么多钱,显然还有更多隐情。

  粮库年年亏损的原因,对外行来说是谜,而内部人都非常清楚这里面的学问。

  一位在粮库工作了近20年的职工告诉记者,“粮库只要收粮就不可能亏损,亏损都是人为造成的。”

  这位职工介绍,国储粮最赚钱,一公斤能挣7分钱,一吨就是70元。国储粮的指标虽然不是每个粮库都有,但黑龙江是粮食大省,外省完不成国储粮任务的,就把这些指标给了黑龙江,然后分到个县的每个粮库,粮库再把自己收的粮打到国储粮里去,这个利润最大,最赚钱。

  “这些钱让谁挣了?粮贩子挣去了,粮贩子是谁?粮库一把手是最大的粮贩子。”这位职工说,“库头子,粮耗子,都是他们的名称。”

  “就算没有国储粮指标,粮库也不赔钱,每个粮库收完粮都涨仓,有的粮库能涨出一千吨粮食,那是多少钱呢?”

  “粮库每年还有报损的指标,怎么会赔钱?年年报损,再把粮食偷着卖了,这是谁都知道的。”这位职工透露,某粮库一次就偷着卖了4000多吨粮,粮库的很多人的都能参与。“领导吃肉,我们喝汤。”

  另一位粮库职工齐玉民透露,粮库年年亏空,一个原因是经营不善造成亏的,也有一些钱用于每年粮仓的维护和维修,其他的钱都被粮库领导挥霍或贪污了。

  “他们吃饭都不在县里吃,去哈尔滨或大庆的高档饭店,开的都是好车。” 齐玉民说,曹庭芳一年买彩票的钱就达到70多万元,这些钱是怎么来的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  “建粮仓、修路、盖房子,这都是挣钱的项目,这活给谁干,都不会少了粮库主任的份儿。” 齐玉民说,兰西县很多有钱人,都是靠粮库发家的。

  据兰西县粮食局局长徐波涛粗略估算,这些年用于建仓的钱至少有四五千万。

  粮库困局

  粮库职工的说法或许有些片面,这种现象也多集中于前些年,但绝不是无中生有。目前粮库的经营困局,还有更多体制性的困境。

  兰西县粮食局局长徐波涛认为,粮库亏损确实存在经营管理方面的问题,最重要的是不能靠贷款。他说,农发行的贷款利息不是很高,但发放贷款的时间有问题。

  农发行的贷款,县一级要到春节前后才能到账,而农民种的粮食在上一年10月份开始收割了,那时候贷款还没下来,粮库没有钱收粮,好粮食就被个人收走了。等到春节前后,贷款下来了,市场上的粮食少了,粮价就高了,好粮也没有了

  “农发行收贷时间也是个问题。”徐波涛说,每年六七月份,农发行就开始收贷,粮库只好卖粮还贷,这么短的时间里,高价收的粮,只能低价卖出。“不卖不行,还不上贷款,明年就不贷给你了。卖完后,粮食价格又上来了,收的越多,赔的越多。”

  另外,从农发行贷款还要交保证金,每个粮库大概要交几百万的保证金。“很多粮库为了交这个钱,都是抬款,东挪西借,把保证金交上,才能贷款。”

  “粮库亏损还有一个因素,就是企业对市场和政策把握不准。” 徐波涛介绍,国家之前有一个政策,鼓励粮库增加仓容,只要规模够大,就给国储粮的指标,而这指标才是最赚钱的,除去各种费用,一吨能净剩70元。由于有这个利润的吸引,很多粮库就想办法多贷款,一贷就是上千万,用于扩建,增加仓容。

  “兰西县粮仓建的标准非常高,质量非常好,但用不上了,这个政策后来取消了。贷的款每年都要还,收粮就没钱了”。

  兰西县一位熟知内情的官员告诉记者,其实这件事,农发行也有责任。因为,农发行的贷款是“钱随粮走,专款专用。”只能用于收粮,不能挪作他用。而且农发行在每个粮库都有驻库员,专门负责监管贷款是不是用于收粮。

  “这么多贷款,粮库用来建钢板仓、水泥仓、盖房子、修路,农发行的驻库员会不知道吗?”这位官员说。

  据说,出事之后,黑龙江省农发行本来要把兰西县农发行“砍掉”,经过做工作,县农发行才得以保留。兰西县粮库欠农发行的本金是1.6035亿元,现在达到1.7035亿元,很快就会到1.8亿了。

  “利息一直在滚,现在农发行也没表态,这笔贷款是可以分批还,还是可以核销一部分,就是一直在催。”徐波涛称,2004年,农发行已经给兰西县核销过一次欠款了。

  徐波涛表示,“正常收粮肯定不赔钱,只要不用农发行的贷款,不付利息,不交保证金,用自有资金收粮肯定不赔。”

  粮库的出路

  “粮库的事不只是粮库主任的问题,还需要从体制和制度层面去分析。”前述兰西官员称,这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,出事是早晚的,在谁的任期出事,他就只能认倒霉了。有的粮库主任刚上任一年多,就出事了,也不全是他这一任的责任。

  “当粮库一把手也不容易,每年为了还贷款,他们想尽法,东挪西借,有的还是通过私人关系,以私人身份向朋友借的钱,东方红粮库主任为了还贷款,把自己家的房子都抵押了。”这位官员透露,这件事不只是在兰西,附近几个县都存在这种现象,有的县粮库涉及金额比兰西还要大,只是还没出事而己。

  事发后,拍卖粮库成为解决问题的设想之一,但也一直没有实现。徐波涛表示,这些粮库的资产已经抵押给了农发行,我们希望他拍卖,但他们不要。而据粮库老员工分析,拍卖也存在很多问题。比如,北安粮库建库时的土地,是由当时的十个大队出的土地,算是征用,如果要拍卖土地就是问题了。

  “粮库资产可以拍卖,土地怎么办?这十个大队怎么分?粮库可以卖,你不能卖我的地啊。”

  徐波涛局长表示,从这件事情来看,粮库必须尽快改革。之前由于种种原因,黑龙江省粮库改革的步伐很缓慢,或者说改革不到位。现在省里也很重视粮库改革,一个思路是一个县保留一至两个粮库为国,其他都要改。

  当地绥化新闻网报道称,2010年10月,黑龙江省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吕维峰曾到兰西县兰西粮库深入检查,这是兰西还能经营的两个粮库之一。

  兰西县粮库之前已经改为股份制公司,徐波涛介绍说,“现在叫兰西县粮库有限责任公司,改制后吸收了一些个人资本。2010年收了10万多吨玉米、5万吨大豆,不需要贷款,也没出问题。

  另一个还在经营的东风粮库,已把场地出租,租期十年,现在还有五年左右到期,也正是这个原因没有卷入这次集资还贷事件。

  徐波涛认为粮库改革的出路一是搞股份制,二是和大型粮食加工企业合作。与大型粮食加工企业合作,替这些企业代储粮食,储存一吨收多少钱,这样市场风险就小。

  “目前要考虑的是怎么保障这次事件中职工的利益,把这一关过去了,再好好研究粮库怎么改的问题。”徐波涛说。

  (文中粮库职工系化名)


(责任编辑:UN004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